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服务

在线媒体

联系电话0471-4815314

周一/周五 : 08:30 ~ 18:00
周六/周日 : 10:00 ~ 13:00

事务所动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与资讯
旁观者眼中的律师镀金
* 来源 : 信泽法园律师事务所 * 作者 : 信泽法园律师事务所 * 发表时间 : 2015-07-15 * 浏览 : 146
旁观者眼中的律师镀金  


《法律与生活》  2008-05-0512:55:53.0  胡庆波  

    人的一生充满了选择。对律师而言,是否应当选择出国镀金呢?律师出国镀的这层“金”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大?那些没有出过国、镀过金的律师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在这其中,律师协会又承担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针对以上问题,记者进行了有关调查。

  资深律师:出国镀金并不意味必然成功

  做了几十年律师、代理过多起重大案件包括刘晓庆税案的资深律师李肖霖从来没有出国镀过金。但是,他对律师镀金的现象,却别有一番见解。


  李肖霖律师认为,能出国进行一个阶段的学习,除了对所在国家的法律有个了解,他们对相应国家的语言也可能达到精通的程度,就能对自己国家和所访问国家的法律知识在将来处理涉及这两个国家法律案件时会得心应手,给当事人提供更近距离的法律服务。而这样的法律水准是没有这种经历的律师很难达到的。

  其次,对于律师来讲,能够走出去开阔眼界,经受多种文化熏陶,增加自己阅历,会使律师对人生、对社会有更好的感受和更深刻的理解。而这些对他办好法律事务也会大有裨益。

  同时,李肖霖觉得在国内某一领域做得出色的律师,不会轻易地为了出国而出国;有些业务量不饱满的律师,可以通过出国深造的方式,为今后的“腾飞”打下很好的基础。

  “诚然,出过国的律师可以有机会掌握更多的知识,意味着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比没有出过国的律师更加受到机会的青睐;但这并不意味着必然成功,其实任何领域都是如此。一个勤奋、懂得把握机遇的人才会成功;反之,一个懒惰、没有远大理想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成功。”李肖霖律师说道。

  在李肖霖出国深造回国的律师朋友中,有的把国外的社会关系也带了回来,专门从事涉外法律服务,事业蒸蒸日上;而有的却由于生性孤僻、不擅于交流等原因,没能把国外学习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只能做一些国内的普通小案件,甚至连个普通律师都做不好。

  李肖霖律师坦言,从事涉外法律案件服务的收费额度是国内法律案件的3~4倍,还有机会接触到高端客户,但是由于语言问题等因素,他始终无法涉足。“如果重新回到年轻时代,我想我会选择到国外学习一段时间。”李肖霖这样告诉记者。

  年轻律师:镀金与否选择各一

  毕业于南开大学法学院的张凌杰在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做执业律师刚刚两个年头。从来没有出国镀金的她从事的却是“高难”的涉外法律服务业务,她是如何胜任这份工作的呢?

  张凌杰律师告诉记者:“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对于法律英语教育的重视和改善,使得很多本土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具备了很强的涉外业务竞争力。”据了解,前些年国内引入的Philip.C.Jessup国际法模拟法庭竞赛,很多大学都有参与,选手在近一年的强化训练中,对于法律英语不但能读、能写,更重要的是能听、能说。因此,他们毕业后,相对于纯的本土法律毕业生来说,是有很强的竞争力的。

  对此,张凌杰律师就有深刻的体会。“我没有过出国镀金的经验,但因为参加了Jessup,因此,在英语能力方面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所以,在应聘到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以后,很自然地从事涉外法律业务。”她告诉记者,她刚刚代表国内的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参加了其在ICC(国际商会)的国际仲裁,仲裁地点在瑞士,仲裁语言为英文。

  “如果有好的法律英语基础,有好的涉外项目锻炼,有好的律师指导,即使没有出国镀金经验,一样能够处理基本的涉外业务。”张律师说道。

  如果想掌握基本的法律英语技能以及了解不同法域的思维转换是否需要出国镀金或者有国外执业经验?

  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首先,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会认为出国读LLM(法律硕士)应该是最可行的方式,尽管代价不菲,但是的确是一个短期有效的快速提高涉外法律能力的途径。我也是这么看待的,毕竟大部分律师在学生时代没有很好的法律英语练习与强化的环境,因此,如果经济上许可,能够出国去读LLM应该是比较好的一种增强执业能力、提高英语水平的途径。

  如果我不出国读LLM,去外资律师事务所行不行?我个人认为,首先,如果你不具备一定的英语能力,是无法胜任外资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的,也就是说,英语不好,外资所根本进不去。其次,即使你的英语能力许可,能够迈过外资所的门槛,你仍然会面对一个发展的问题,外资所的中坚力量基本都是在国外获得LLM(法律硕士)或者JD(法律博士)学位的优秀律师,同时,大部分还有国外的律师资格。如果你仅仅是英语好,没有国外的学历和律师资格,那么,你在外资律师事务所的发展就会遭遇“瓶颈”。可能出路只能是重新选择国内的律师事务所继续发展,关键在于个人的选择。

  在张凌杰律师身边,有很多出国镀金的律师。一般都是出国去读一年的LLM,她对他们的总体感受是,英语的听说读写能力、主要是法律英语的驾驭能力要比大部分没有出国镀金经验的律师强,再加上他们经历得多了、了解得多了,视野会非常开阔,处理问题通常会触类旁通、推陈出新。

  问及自己是否会考虑今后出国镀金,张凌杰律师回答道:“有机会一定要去,因为现在已经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有的时候,律师的出国镀金背景无疑是一块有力的敲门砖;其次,如果有机会出国读书,也就意味着有机会接触更多更优秀的人、有机会考取美国的律师执照、有机会更好地拓展职业发展的道路。”

  而在国内某知名律师事务所执业的年轻律师倪益则表示,他不会轻易考虑出国镀金。“其实,出国只是手段,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如果在国内可以发展得很好,我不会轻易选择出国。现在,我们律所的合伙人和客户都非常地认可我,如果这个时候出国,这些资源是否会连续?是否会阻断我的发展?我所花费的金钱和时间成本是否值得?”

  在倪益看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竞争越发充分,凭身份定身价的时代已经过去,业务能力才是律师的根本。

  律协:尽力为律师搭建平台

  2008年4月1日,本刊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律师协会副秘书长刘军女士。她介绍说,最近几年,律师协会做了大量的工作,争取为更多律师搭建出国深造的平台。针对年轻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和国外法学院举办了专门的合作项目,进行学历教育。例如,从2002年开始,北京市律师协会与芝加哥肯特法学院的合作项目启动。北京市律师协会的会员,经过选拔进行为期1年的法律硕士培训。其中前半年由北京大学进行国内的英语等培训,后半年到美国芝加哥的肯特法学院学习半年。目前已经是第四期了,现有10个左右律师正在培训。

  刘军秘书长认为,参加类似培训的多为希望有海外留学经历、有意向到涉外律所工作的年轻律师,一方面,年轻人有精力学习;另一方面,年轻律师离开工作岗位一年对其业务影响相对较少。

  当然,对于类似培训,即使合作的国外法学院在费用方面有些优惠举措,但也是价格不菲,年轻律师往往不具备这种经济实力。因此,北京市律师协会以无息贷款的方式设立了助学金资助他们出国深造。

  对于资深律师而言,他们往往不会有这么长时间可以离开工作岗位,北京市律师协会组织了短期的专题性质培训。例如,与澳大利亚合作的WTO(世界贸易组织)法律培训、国外优秀律师事务所管理培训等。

  从这些项目回来的学员反馈来看,在国外的半年学习,律师在语言能力上会有很大的突破。业务发展效果因人而异。有的律师,利用出国期间考取了纽约州的律师执照,留在美国执业;大部分则回国发展,也会出现有的律师在国外学习某一专业回国后并不从事这一方向法律业务的情况。

  “我们在尽心搭建平台,效果好坏主要靠个人因素。”刘军秘书长提醒道,“出国要慎重,应当考察清楚国外法学院业务领域方向与个人定位、律所业务领域等是否契合。”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8年4月下半月刊)